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错娶女人不要后悔

第002章 谁在害我?

  一秒记住【山海小说网 gomye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谁晓得报纸上刊登,新闻网络上纷纷转载,连理工学院的官方论坛上,都是指名道姓的说出我的名字,还拿真正的相片来对比。

   我是声名狼籍,成了学院里最爆丑的红人。

   “千语,理工学院就你一个姓千的女老师,是不是你?”

   “千老师,你不是有俊帅的未婚夫,怎么召两个壮男陪同?看不出你骨子真浪啊,哈哈!”

   “千老师,麻烦你到学校宣处传说明理由。”

   我到学校宣传处办公室汇报,像一个犯人低头顺耳从头到尾的说清楚。

   校长范飞鸿叫到办公室,说是惊动到学校的创办负责人卫顺雄。卫老板勃然大怒,说是只要查明真相存在作风不正影响恶劣,就要严肃处理的开除。

   在没有查明之前,暂时停职检查,不能去上课。

   哎,真是倒霉透了!

   警方都认定是遭人入室非礼和陷害,怎么新闻报纸搬弄是非的胡说八道。

   这篇新闻是一位名叫胡达人的记者乱编乱写的,我要去天河晚报讨个说活。

   在天河报社的大门口外,聚集着三五成群表情不善的闲杂青年,有几个警察在说劝离开。

   他们都是玫瑰夜总会的保安打手,新闻上指名道姓的说玫瑰夜总会藏污纳垢,从事不道德的肉-体交易。

   晚报的图片中,有一位名叫赵大勇的男公关裸着上身露着脸,丝毫没有马赛克的遮掩。另外一位叫郑龙的猛汉子,就跟我一样低头的遮脸,记者就拍不到真实的面目。

   两个男人都是夜总会里看场保安,私下提供特殊服务。可人家挂名是保安,记者含沙射影的指出是特殊的男伎,还公然挂出人头相,惹怒他们上来讨个公道。

   这是玫瑰夜总会派人向报社抗议施压,希望不会误导的败坏夜总会的名声。

   我把电动车停在路旁上锁,整理头上的编织草帽和长秀发,用来遮挡住被打得红肿的淤伤。我取出墨镜的配戴上去,朝报社门口走去。

   郑龙长着粗狂英气的椭圆脸,肤色黝黑的阳刚硬朗。他穿着翻领短袖配着牛仔裤,跟几个便衣保安斜靠在墙壁的树底下,吐着烟的攀谈。

   郑龙投来犀利的目光,确认是我后才走上来道歉。

   “千老师,那个乱写乱报的王八蛋不知道跑去哪儿了,让我撞见就凑打一顿。”

   我看到警察在跟几个人商量,小声说:“警察都在这时,你们怎么敢找上门。”

   赵大勇黑着脸不屑一顾的鄙视:“老子不偷不抢凭什么怕他们。再说了,咱们纯粹是被人坑的,怕个袅事。”

   口气不小的狂妄,不怕事的人儿。

   “千老师,我们是上当受骗才打了你。”郑龙露出两排洁白的牙齿,健康朗爽的笑声,“把你打得鼻青脸肿,真不是爷们要干的事,算我第一次打女人。你要是不介意,我们兄弟请你吃饭赔个不是。”

   我有心想打探细节,答应说:“别人发短信给你俩,又亲自打电话,肯定熟悉你俩的人。”

   郑龙颔首的认可:“早就怀疑有人故意来坑害我俩了,若是抓到肯定打个半死。再说了,我在警察局听到你的笔录,怎么两小杯红酒就不省人事的送去酒店,该不会是你的同学坑了你。”

   我早就怀疑重重,又不晓得是谁心机歹毒。

   赵大勇低声的凑过来,邪笑的问:“我跟着龙哥进入房间,就闻到一味血腥味儿,地板上还着扔满血液的床单。你不会是第一次?”

   我悻悻的羞红脸,幸亏是戴着墨镜,遮盖着尴尬羞耻。

   陪同他们去吃过午饭,才知道他们也是受害者。

   他们主要工作职责是看场保安,碰上有出手绰阔的富姐,也愿意去挣外快。

   挣钱是挣钱,可是引来警察的当场抓住,哪能不让他们心生怨恨,摆明着狗眼看人低,当他们是随便侮辱欺负的小狗狗。

   临走前,赵大勇厚着脸皮揶揄:“千老师,龙哥很喜欢你哦。他陪女人有一套又一套,一招又一招的功夫,保你爽到天亮不寂寞,价格打上八折优惠。”

   我娇羞得面红耳刺,赶紧落荒而逃。

   过了两天,警方给我打来电话,说是抓到陷害我的犯罪嫌疑人,名叫薛普露的女人。我去公安局辩认,不认得年龄二十八岁的女人。

   我真的没见过,不认识。

   警方是通过我手机上的可疑指纹,通过指纹库搜索确认,找到一位相同的指纹的人。警方调到明朗酒店附近监控录像,发现薛普露的大众车子有过出入。

   薛普露经营一家婚庆广告公司,曾打伤别人被关押拘留,在警方留有指纹记录。

   凭着在我的手机上留有指纹,顺藤摸瓜的查出薛普露用公共电话打给两个保安、打给110报警,打给报社记者同是她的声音。

   在大量的证据面前,薛普露供招认罪了。

   薛普露声称前任前任前任的男朋友很单相思的迷恋我,让她心怀怨恨,找机会在酒吧里给我下药,然后钻入酒店报复虐待我。

   警方认定薛普露的罪行,天河晚报正式发出新闻追踪,说天河理工学院的女老师长得漂亮美丽,遭人嫉妒的无辜报复。

   我不认得薛普露,也不认得她的前任前任前任男朋友,不赞成这个说话。

   非礼我的男人长得魁梧健壮,散发出阳刚的气息,根本不是又矮又瘦的女人。

   不管怎么样,居心叵测的坏女人敢来诬蔑诽谤我,结果留下指纹自招恶报,罪有应得。

   学校领导让我沉默接受,希望尽快平息非议。

   学校把警方的通告,放到官网新闻和论坛上,还打印张帖在公告栏,说明我是无辜遭人陷害报复,跟我的作风道德无关。

   我在度娘上搜索薛普露是什么人,发现她曾是当红模特唐玉娇的助理。

   每次唐玉娇出席各种走秀T台,或是参加什么庆祝活动,都有薛普露的陪同拎包,要么帮忙推着行李,要么是帮化妆之类的照片。

   唐玉娇的男朋友是谁,就是光辉公司的经理,兼任天河理工学院的董事长卫东华。

   怪不得学校让我沉默接受,保不齐是卫东华为了女朋友的颜面,希望息事宁人。

   哎,无论是谁非礼我,都已经过去了,就当自已倒霉!

   想想不过是一层膜,想想再怎么洁身自爱都不可避免,就算了呗!

   我的丑闻爆发后遭人嘲讽非议,又逆转的恢复名声,一下子让我在外语学院名声大震,人人皆知。

   我上课的纪律原本就严明,睡觉就请出教室,玩手机就砸碎,早退就旷课,女生们都暗地里叫骂我是刻薄泼妇。

   家里父母亲辛苦挣钱送上学,谁允许懒散不上进!

   发生这件丑事,原本讨嫌我不愿来选课的学生,都来爆满教室的没有早退逃课,算是失之东隅,收入桑榆。

   而且,我的作风还是倾向高中的管理方式,因为学习语言不需要什么奇门技窃什么研究思索,就是多读多听多开口多写作。

   假如学习英语四年,考个专业英语八级了,却是开口不会说,也不会看英文电影看英文书籍,岂不是白学了。

   几天后的晚上,我在宿舍里跟同是英语老师的张美茹,讨论讲课技窍,接到座机打来的电话,让我去副校长办公室相见。

   这么晚打来电话还蛮奇怪,到底是哪一位副校长?

   我整理身上的轻盈雪纺连衣裙,梳理披肩长发的别上一根玉兰花发夹后,拎着单肩斜垮包的下楼。

   那时晚上十点钟,月光皎洁明亮,夏风习习。

   教务大楼一片阴暗深沉,唯有二楼办公室亮灯。

   我站在走廊门口探头张望,发现董事长坐在椭圆形办公桌上低头忙碌。

   宽敞豪华的办公室没有其它人,只有一位年轻帅气的男人。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