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男生 都市娱乐 称雄

010 女菩提

称雄 我真不是咸鱼 5099 2022-08-26 22:56

  一秒记住【山海小说网 gomyebook.com】,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!

  很快,罗耀这个人渣一脸狰狞的冲了过去,小夭大惊失色,奋力要逃,可是一个女儿身,根本就不是罗耀的对手,挣扎的效果可想而知,被这家伙一推就倒在了沙发上。

   “呵呵,你逃啊?继续啊,老子就喜欢你挣扎!”罗耀带着笑,脸上写满兴奋兴奋:“你不是有能耐吗?我告诉你,今天晚上老子要不把你送到天边上爽飞起来,我就是狗娘养的!”

   “呸!”我心说这个狗娘养的,一激动差点儿冲出去!

   但是,陈姐那天刚刚教育过我,做事不能太冲动,关键时刻釜底抽薪才是王道!

   保持冷静,保持冷静……我默默的告诫自己不能冲动,然后快速拿出手机打开了录像。

   这时候,小夭已经着急的哭了出来:“罗总,我求求你放了我吧,求求你,救命啊……”

   “哈哈……”

   听到这呼喊声,罗耀更是一阵兴奋,女人的求饶可能更是一阵刺激男人的强心针:“你到底是求求我?还是要喊救命?你也不看看这会儿几点了,你就是喊破了喉咙,也没人来救你!宝贝儿,来吧!”

   “彭!”

   我把录像全部保存好,一脚踹开了休息室的门。

   罗耀吓了一跳,被我的强光手电打在脸上,下意识后退了两步,不过看清楚是我以后,刚才的恐惧瞬间荡然无存!显然在他眼里,我江尘根本就不算个菜。

   他停下动作,往地上吐了一口:“切,原来是江尘啊,赶紧滚蛋,懂点事儿走点心,以后车间里,你也能吃得开。”

   说完,他直接就忙活自己的事儿了,可能在他看来,我今天默不作声换来的价值足够能封我的口了。

   而小夭满脸泪痕的看着我,那眼神瞬间让我充满了力量!

   我卯足了劲儿一脚踹了上去!

   “啊!”

   罗耀猝不及防,更是没想到我会直接对他下手,一个趔趄就撞在了保险柜上,惨叫一声捂着脑袋,片刻之后拿起一个空酒瓶子就冲了过来!

   “江尘,你踏马找死!”

   “罗耀!!!”

   我也终于男人了一回!

   大吼了一声,空荡荡的车间里都想起了回声!那一瞬间,我不知道是害怕还是兴奋,更不知道大吼的胆量从哪儿来的!

   我拿出手机打开录像,指了指自己脑袋:“来,来啊,你往爷爷脑袋上砸!今天你要是不砸死我,明天我就把这录像送去局子去!看咱俩谁死的惨!”

   罗耀在车间里面再怎么横行霸道,也不至于杀人灭口,果然,他确定我提前做了录像之后,很快就怂了。

   “把手机给我!”他大吼了一声。

   “给你骂了隔壁啊!”我迅速收起手机:“要么砸死我,要么滚!”

   罗耀愣住了!

   慌乱之下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,趁着这个间隙,我冲过去拉着小夭直接跑出了休息室,很快来了我的宿舍。

   跑路时候,我还隐约听到贵宾休息室里面,罗耀摔酒瓶子的声音,吼着让我吃不了兜着走的话!

   老王和阿刀已经睡了,一来是吵醒他们不好,二来是这大晚上的我跟小夭在一起,对她名声也不好,小夭说要不去她宿舍,女宿是单人间。

   夜里清凉,小夭刚刚受到惊吓,不安慰安慰指不定还要做噩梦,反正要值夜班,按理说我是要通宵不能睡觉的,想想我也就答应了。

   女宿里,小夭的房间。

   小夭脸上还挂着泪痕,给我烧了杯开水,“对不起啊江尘哥,我连累你了。”

   “没啥。”我摆摆手,“他罗耀也弄不死我。”

   “可是他毕竟是领导,跟其他部门都关系不错,我怕……”

   我知道小夭担心的什么,她无非就是不想让我因为她丢了工作。

   我安慰小夭,说这么大一个公司呢,也不是他罗耀一个车间主任说了算,能不能开除我还是另外一回事儿呢。

   结果安慰了半天,小夭还是一口一个对不起,弄得我也心里老难受了,“你要是真觉得对不起我,那就当我那天晚上没陪你看电影放你鸽子功过相抵,咱俩扯平了。”

   我这么一说,小夭这丫头又内疚的哭了起来,娇滴滴的样子实在是惹人怜爱。

   “实在不行,你要是被开除了,我也不在这儿干了!”停顿了半天,这丫头破天荒的说了这么一句话,听完我差点就跪了!

   什么叫我被开除了,你也不在这儿干了?这两者根本就没什么必然关系嘛。

   可是,小夭就是倔强,扭着脑袋,露出精致的锁骨,俨然一副小丫头模样,我也实在拿她没办法,跟她开玩笑说,你这话说的像是咱俩同气连枝一家亲一样。

   小夭先是一愣,旋即脸红。

   不哭了就好,我心里也欣慰,不经意间摸到了口袋里装了四年的一串菩提,心里一阵失落。

   我说:“有个人曾经跟我说过一句话,女人不能在晚上做决定,男人不能在床上做决定。”我把手机联系人里那个备注为姐姐跟我说的一句话,分享给了小夭。

   “谁说的?”小夭眨了眨水汪汪的大眼睛,紧接着又问了句为什么。

   “这串菩提的主人说的。”我晃了晃菩提,又想起了那个叛逆,骄傲,最看不起我,却又阴差阳错被我夺走了珍贵第一次的异胞姐姐,那年我只有十八岁,刚刚成年,可能我做的错事,一辈子也弥补不了她,这也她从那之后再没出现在我面前的原因,那事儿,成了我永远的伤。

   可能是小夭看我失神,就没再打扰我,再也不说话。

   不知过了多久,清凉的夜风从窗户外吹过来,顺着领口打了个过堂,冷的我打了个机灵一下子回过神,没想到小夭已经静静的靠在床沿睡着了。

   长长的睫毛,盖着那双灵动的大眼睛,不知道是不是做了什么可笑的梦,她那两个小酒窝若隐若现,暗淡的灯光下,看的我竟然有些失神,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小脸,不施粉黛,却是温润如玉,像是绫罗绸缎,又如羊脂玉膏。

   我轻轻的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,小心翼翼的盖上被子,悄悄离开了女宿。

   临走时候,我默念,希望以后我不在的日子,老天爷能对这个干干净净的小丫头好一点。

   而我,事实上是真的做足了被开除的准备。

   罗耀在车间有七八年了,上到公司最大的老板,下到刚来溜须拍马的实习生,谁不得敬他三分,怕他三分,再留三分面子给他。

   而我江尘在这儿实习才几周,非但没有人脉,反而跟罗耀成了死对头,估计明天这班我就不用上了,再舒舒服服睡一觉,就能卷铺盖走人了。

   至于以后的工作,我也没着落,越想心里越难受,左手拿着这一串菩提,右手不经意间就点了一根又一根红塔山。

   我一夜都没睡着,第二天盯着黑眼圈出去,等待着公司对我的“判决。”

   然而让我意外的是,罗耀上午竟然没来上班!

   一直到下午也没出现,整个车间更像是往常一样,各个部门井然有序的工作着!

   我侧面打听了一下,原来今天罗耀请假了。

   仔细想来,他必然多多少少害怕我拿着视频跟他弄个鱼死网破,到时候大家脸上都不好看吧?所以,我能继续留下来工作也说不定。

   想及此处,我还是挺嘚瑟的,一个月好几千的工作不是随随便便能找来的,能不走人,以后就老实干活。

   这天,正好我来这儿一个月,加上奖金一共发了四千七百块工资,我高兴极了,准备去超市买点东西看看陈文殊,人家帮我这么大的忙,感谢是必须的,钱也要还,还一点是一点,我自己留点生活费就行了。

   下班之后我就去了超市和菜市场,买了些补品,阿胶枣等女人用的东西,还买了两条鱼,一些海鲜,排骨等食材,提着一路小跑打算去陈文殊家。

   没想到,却在菜市场外面一个小胡同里,遇到了罗耀为首,个个手里拿着甩棍的混子,足足有七八个人,很快就把我围了起来……

目录
设置
手机
书架
书页
评论